明年宏观基本面有四大不确定因素

19
05月

  东亚局势、美元表现、物价走向和市场状态四方面的纠结,将对明年经济基本面构成复杂影响。如何应对这个局面,不仅要眼疾手快、反应机敏,更需要有足够的智慧与道德勇气。

  2010年的股市就要谢幕了。

  从融资角度看,沪深两市今年的贡献度依然不小。有三百多家创业板与中小板公司上市,造就了数以百计的亿万富豪。同时,又有多家大型商业银行顺利再融资,缓解了资本金紧张问题。但是,如果从七千万投资人的财产性收入增加来看则不尽如人意了。尤其是从沪市主板市场走势来看,一年下来排名落在全球各大市场后面,真让人感到意外。

  股市是社会公众投资人寻求财产性收入的地方,如果这个市场不考虑大部分人的利益,不顾及大部分人的感受,它的公共性以及“三公”原则将体现在哪里,是存有疑问的。当然,股市的表现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情况不那么简单。今年沪深股市之所以出现如此走势,也与复杂的内外部经济环境有关。

  向前看,股市只能朝前走。过去的事这里先不提。要问的是,明年情况如何?很重要的一点,依然与宏观基本面有关。借此新年即将来临之际,评估一下明年基本面状况,尤其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很有必要。简而言之,东亚局势、美元表现、物价走向和市场状态四方面的纠结,将对明年经济基本面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首先来看东亚局势。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不稳定因素,处理不好,将会对全球各大市场造成全面冲击。近几个月来,东亚局势突然紧张,先有美日军演、美韩军演,后有朝韩关系紧绷,美国航母又在这里游弋。一时间,地区政治、军事、外交形势极为复杂。但从经济层面观察,除了美国想要主导亚洲之外,与美国的军火出口和美国的出口振兴有没有关系?很值得一问。

  其次来看美元表现。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元一直很蹊跷。撇开小波段反弹,美元持续走贬。结果是,欧元区多数小国经济动荡,复苏之路坎坷。亚洲及其他新兴经济体表面上率先复苏,但由于美日等国大量释放流动性,导致通胀威胁凸显。美国经济调养了三年,已积蓄了能量,明年某个时候美元走势很可能出现逆转,这将打乱各国的步调。

  再次来看物价走向。物价问题现在很突出。有内部体制机制与市场原因,也有外部输入性原因。现在是问题集中爆发。但如果明年美元走强,热钱流回美国,外部因素就会发生变化。内部的体制机制调整如何下手,市场秩序如何整顿,则是关键。因此,明年的物价走势如何,将考验宏观调控的技巧,更会影响老百姓的消费。

  最后,必须谈一谈包括股市在内的市场状态。据统计,截至12月24日,今年以来MSCI世界原料指数上涨17.63%,黄金期货价格上涨25.81%,铜价格上涨27.19%,小麦期货价格上涨44.60%。然而,与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相反的是,波罗的海干散货运输指数则下跌了40.27%。这说明什么呢?很显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主要不是需求原因,而是美元贬值造成的。

  再来看股市,据统计,截至12月24日,今年以来全球表现最好的股市依次是:阿根廷上涨49.80%、印尼上涨42.50% 、泰国上涨39.13%、菲律宾上涨36.47%、丹麦上涨36.42%、土耳其上涨25.45%和俄罗斯上涨22.49% 。另外,美国道指也涨了10.98%,英国股市涨了11.01%,德国股市上涨了16.78%,而法国股市则微跌了2.23%。

  相反,全球表现最差的股市分别是,希腊下跌34.24%、西班牙下跌17.20%、上证综指下跌13.49%、阿联酋迪拜跌9.56%、意大利跌9.16%、约旦跌6.13%、越南跌4.45%。这里,能看到什么呢?显然,有些股市的表现与经济基本面关系密切,有些则很难解释,上证综指就属于难解释的那一种。

  问题不在过去,而是明年将会怎样。明年中国经济的一大引擎是消费内需,如果股市不能带来财产性收入,相反还要让七千万投资人吃套,没有赚钱效应,不敢消费,显然不利于经济增长。因此,包括股市在内的各大市场动向如何,将对宏观经济运行有重要影响。

  面对以上四大不确定因素,如何应对,不仅要眼疾手快、反应机敏,更需要有足够的智慧与道德勇气。只有为最广大民众谋利,敢于担当,才能化险为夷,获得成功。

  亚夫 本报首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