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积极而稳健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19
05月

  新华网上海12月29日电(记者? 有之�裕�2010年,在人民币国际化这条漫漫的探索之路上,中国的步伐积极而稳健:无论是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还是在同人民币产品相关的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广度”与“深度”不断拓展

  每个交易日的早晨9点15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的中国货币网都会准时公布当天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在2010年期间,这个栏目内的交易币种由5类上升至7类。

  8月19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正式推出人民币对马来西亚林吉特的交易,林吉特成为首个在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的新兴市场货币;11月22日,开办了人民币对俄罗斯卢布交易;1个月后,俄罗斯实现了人民币与卢布的直接挂牌交易,至此中俄贸易再也不用转换成美元来结算。

  “今年以来,人民币迈向多币种兑换的趋势很明显,海外人民币市场已初具规模。”一位来自中国银行的资深外汇交易员向记者表示。

  不仅是银行业人士,企业也感知到人民币国际化迈出了大步伐。

  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范围从启动之初的5个城市扩大至20个省区市后,今年6-11月份,各试点地区银行累计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3400亿元,超过试点扩大前结算量的7倍;12月初,参与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的出口企业从365家扩大至67359家,大幅增加了180多倍。

  上述扩容举措被专家视为人民币国际化长远路径的中期目标,即人民币逐步成为广为接受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此次央行大幅度的政策“松动”,相当于放开了人民币贸易结算的门槛。

  随着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不断扩大,境外人民币规模迅速增加,海外对人民币的旺盛需求也可见一斑。为了缓解“出海”人民币投资无门的尴尬,今年8月,中国央行正式宣布允许海外人民币回流,首站投资目标确定为中国银行间债市。这一新政增强境外投资人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意愿,间接刺激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量。

  “人民币债市的开放不仅涉及债市扩容,更关系着资本项下的开放,允许部分外资金融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市是资本项目开放过程中的重要步骤,这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我国新增外汇占款屡创新高,不少人预计热钱涌入将阻碍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而人民币国际化推进的深度和广度有助于清除这一担忧。

  “离岸”同“在岸”并驾齐驱

  “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成为财经热词,上海和香港这两大金融中心必将有所作为。

  俄罗斯第二大银行计划在香港发行10亿元人民币债券。此前,多年寻求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可能性的麦当劳终于“五年磨一剑”如愿以偿。德意志银行发布报告预期,明年在香港的人民币债券发行总量为1500亿元,截至2012年底在港的人民币存款可达2万亿元。

  “如果视人民币流量为水,将人民币产品比作鱼,养分指投资人从产品中获得的收益,那么鱼没有水不会生,水不流鱼不会活,养分不够鱼长不大。”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阐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发展路径,“目前境外尚未形成人民币投资市场,水中的养分来自于境内市场,因此水必须要有流回机制,以获取在境内产生的收益,以供养在境外的水中之鱼。”

  事实上,作为香港人民币产品的一员,人民币股票一直在酝酿中。李小加指出,人民币股票的推出,最重要的并非快慢缓急,而是能否形成机制,使之具有可持续性。

  黎智凯是时富金融中国区总部的一名研究员。9月份集团为了筹备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在港上市的项目,他专门从上海转战来到了公司位于香港的办公室。他向记者透露,按照目前平台的进度,预计明年年中有望实现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在港上市。

  一边是人民币计价股票在港上市“箭在弦上”,另一边则是国际板、小QFII、人民币期权项目“紧锣密鼓”。据悉,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已专门成立了课题组,探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几大着力点。课题组建议,首先,整合国内分散的研发资源,加强国际金融研究与培训;同时,关注人民币远期市场、人民币期货市场以及境外人民币市场的变化,为人民币衍生产品创新提供更多空间。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的研究成果,目前上海先行先试、政策突破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金融信贷管理、国内外汇市场发展、货币和资本市场建设、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人民币债券和境内机构在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的交易、对外担保项下的管理方面以及或有债务项下的管理方面。

  安邦咨询董事长兼首席研究员陈功预计,如果明年美国继续大量印钞,并在舆论上形成压力,我国或将加快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的步伐。

  无论对明年市场有怎样的期许,投资者有一点可以放心:尽管在开放的过程中会“有反复、有曲折”,尽管货币从完全封闭到开放的过程会十分艰难与漫长,但我国开放市场的大方向不可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