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扁担三 无理三扁担

19
05月

  先涨价,再出限价令。这就是中国白酒的带头大哥茅台最近两次看似自相矛盾的作为。

  这是茅台自断财路?恰恰相反,通过一纸限价令,茅台公司把自己的涨价收益全部合法化了。这是茅台在脱卸涨价之责?也只说对了一半。这更像是一次配合精妙的撤退掩护。当经销商都赚得盆满钵盈时,再出手限价,就像一次战役的鸣金收兵令,在那面涨价大旗之后,是茅台酒公司老总的令剑一挥:“兄弟们,收拾好战利品,赶紧撤,我掩护。”

  也许有人会说:茅台酒是冤枉的。其实不然。首先,从2007年至今,茅台酒年年都在提高出厂价,幅度从13%至20%不等。另一方面,茅台虽有限价令,但价格却是越限越高。善之花,何以结不出善之果?有且只有一个解释,茅台公司默许经销商不断涨价。

  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正是茅台硬不起来的原因。明乎此,那些经销商们也就敢大胆囤货待涨,而茅台公司最多就是在公众出离愤怒时,出来表个姿态,装个样子而已。事实上,正是由于有“茅五剑”这样的一系列带头大哥在涨价上率先垂范,大型企业时时挂在嘴上的社会责任,从“为人民服务”演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

  老大要有老大的担当。但当长子们都失范,还带着弟妹学坏,家长必须站出来祭出严厉“家法”。记得小时候每次与弟妹打架,受罚最重的一定是我,父母不与我讲理,每次总是一句话甩给我:“老大要有老大的样子,有理扁担三,无理三扁担。”尽管当时我有些委屈,但后来我想通了,因且只因为你大些,你就应该承担多一些。

  要想止住当前近乎脱缰的物价,首先应管住那些调皮捣蛋的长子们,尤其是那些掌控了粮、棉、油等民生命脉的央企和省属企业,不管有理没理,不能让他们想涨就涨。大不学好,小必学坏。只有先管住了这些有着强烈涨价冲动的老大,这个家才不会一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