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伦组美女内阁迎合“脱欧”布局大选

19
05月

“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新团队,是一个有着新灵感、有能力带领英国继续前行,实施长期稳定的经济政策的团队。这个团队是‘摩登英国’的体现。”

这是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完成了2015年大选之前最后一次内阁重新“洗牌”之后的慷慨陈词。

上周卡梅伦内阁改组后,22个内阁成员中,有17位保守党议员、5位自民党议员、5位女大臣、14位牛津毕业生、20个白种人,大多数都年富力强。有人戏称,这次改组,是以漂亮性感的女模特、女主持,驱逐了老气横秋甚至已是耄耋之年的老男人。

“卡梅伦组建这样的内阁,是在向布鲁塞尔表态,英国人即将离开”、“这是卡梅伦希望掌控大局,向大选进击的第一步”、“增加魅力女大臣拉拢女选民”、“这是25年来最糟糕的一次重组”。即刻,舆论哗然,争议四起。

卡梅伦的如意算盘

内阁改组,对于首相来说总是“一个头两个大”的事情。被撤职的、劝辞的、失宠的,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无论是政绩不佳还是年事已高,对于政客来说,谢幕总是特别尴尬不堪。但是,一切为了坐稳江山,再任一届,拉破面子又何妨?

卡梅伦的如意算盘是希望通过降低内阁“平均年龄”,扩大女性比例,增加右翼倾向,向内阁注入新鲜血液,激发活力,产生新的政策思路和管理方式,以一个年轻的、开放的、有亲和力的政府形象,来最终提高民众支持率。

“老家伙”们包括: 74岁的不管大臣肯・克拉克(Ken Clarke)、62岁的威尔士事务大臣大卫・琼斯(David Jones)、58岁的环保部长欧文・帕特森(Owen Paterson)、58岁的检察总长多米尼克・格雷夫(Dominic Grieve)纷纷出局;而“新生代”:44岁的格兰特・夏普(Grant Shapps)、41岁的史蒂芬・克拉博(Stephen Crabb)、38岁的牛津女精英伊丽莎白・楚斯(Elizabeth Truss)和41岁的杰拉米・怀特(Jeremy Wright)分别坐上了他们的位置。

卡梅伦的年轻化政策,也是希望让一些“新面孔”来进一步打击在野党工党已经脆弱不堪的气势和民众支持率。事实上,从近几年的民调来看,工党领袖艾迪・米利班的支持率一直不理想,人们对他的表现非常失望,认为他毫无建树,执政能力相对低下。而卡梅伦此次改组,正是听从了大选顾问的建议,整合一个可以代表广大民众利益和话语权的内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选民的青睐和信任。

“女性内阁大臣是年轻女性的楷模。”拥有法学士、科学硕士的新任美女就业大臣,从政前曾经是一位BBC的节目主持人和成功的商人。“这可以让更多女性相信,在很多领域她们都能取得成就,是对她们极大的鼓励。”

媒体评论说,卡梅伦这种给内阁“涂脂抹粉”的“女性攻势”,是想要充分摆出一个“开明”、“宽容”的姿态,来迎合选民。

原外交大臣黑格的辞职,可以说是此次改组过程中爆出的最大新闻,而以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出任新外长,更是让很多人嗅到了内阁悄悄升腾起的“去欧”气味。因为哈蒙德曾经公开宣称在“去欧公投”问题上,他会投赞成票。而黑格此前尽管身为保守派人物,但在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上持温和立场,与哈蒙德显然不同。这就让很多人猜测卡梅伦的良苦用心,被视为是在国内“去欧”情绪浓烈,英国独立党支持率非同寻常之高的现实背景下,卡梅伦争取选民的一种无奈选择。

“25年最糟糕的改组”

卡梅伦的良苦用心,并非被所有人都能理解。撒切尔传记作者查尔斯・莫尔(Charles Moore)认为,卡梅伦此次改组是自撒切尔时代,即25年来最糟糕的一次。他认为,卡梅伦容不下内阁中那些大胆谏言、提出异议的人,这次重组就是对他们的“惩罚”。他还指出,虽然内阁中女性人数增加了,但她们都不是核心职位。真正大权在握的还是那些“中年白种男人”。

另外,人们在卡梅伦的新任名单中还惊奇地发现,英国的环保政策也可能会出现巨变。因为新上任的能源大臣和环境大臣,似乎都是“非绿色”人士。《卫报》有报道称,新能源大臣马休・汉科克(Matthew Hancock)曾在2012年的时候致信卡梅伦,希望削减对风能的财政补贴;而新环境大臣楚斯则认为,新能源生产财政消耗巨大,对经济发展是损害,还主张应该重新考虑绿色税收问题(由于政府向能源供应公司收取气候变化税,间接地提高了民用能源价格)。

当然,也有人认为,此次改组只是表面文章,只是在固有的“伊顿牛津精英加中年白种男人”根基不变的前提下,加了几张新面孔,撒了一些“葱花和胡椒粉”。

还有评论警告说,没有一个政府是靠着那些在电视上很“上镜”又能说会道的年轻漂亮脸蛋来执政的。国家政策,经济改革,都还是需要有胆识有胸怀的政治精英来制定和实施。

不得不提的是,改组还要“惊动”纳税人的“钱包”。

在英国,无论内阁大臣还是列席大臣或者部门大臣离开职位,每人都要发放一定金额的“遣散费”。据英国媒体报道,这次改组离职的人数多,共将消耗掉纳税人至少20万英镑。比如内阁大臣,每人都将得到近1.7万英镑的“遣散费”,其他大臣则会获得8000英镑。

当然,卡梅伦的变相“美人计”是否能够奏效,还有10个月就会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