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关注美国国债比关注欧央行更重要?

19
05月

欧洲央行(ECB)如期降息,开启了主要央行负利率先河,欧洲央行此番“实验”的效果固然我们值得关注,然而,相比于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未来美国国债收益率的走势才是指引全球金融资产走向更关键的因素。

表面看,欧洲央行的措施不可谓不猛,但事实上其推出的负利率在市场预期之内,不同于美国和日本,欧洲央行流动性注入为定向的、选择性的,并未大规模购买国债。与美联储仍在每个月向市场注入450亿美元流动性、日本央行购买7万亿日元的债券等相比,欧洲央行的动作并不那么大。

虽然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暗示如果需要还将采取更多宽松措施,但欧洲央行采取行动向来动作迟缓,上一次欧洲央行推出一揽子措施还是在2012年9月。一些分析师预计,今年年内,欧洲央行可能都不会再推出进一步的措施。

而作为全球无风险利率和全球资产定价的基准,美国国债近期的走势让人困惑,尤其是美债价格和美股同时走高的现象更耐人寻味,也正因此,其背后传达的信号更值得关注。

瑞银(UBS)发给《第一财经日报》的报告认为,欧洲央行宽松与否并不构成美国国债收益率走势的约束,因此不应寄望其成为推动美国国债收益率上行、改变当前全球资产表现的催化剂。美国国债收益率才是眼下左右全球市场更重要的变量。

今年年初,市场普遍预期,美国长期利率将稳步上升,而事实完全相反,在年初美联储宣布退出QE后,国债收益率不升反降。10年期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从2013年年底的3%一路下跌到了5月末的2.5%―――也就是说,投资者对长期利率走势的看法发生了改变,而长期利率更能反映投资者对短期利率的预期。

这似乎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市场预期利率不会在未来显著上升,其隐含的意思是未来经济增速不会很强劲,因为如果经济强劲增长,那么通胀将得到提振,美联储会更快地推出加息措施。而今年以来,债市透露的信息一直是:通胀水平十分温和,经济大幅增长在可预见的未来也还很难出现。

与此同时,美国股市则透露出与债市完全相反的信息。标普500指数连创新高,这表明,股市投资者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良好,公司盈利增长可期。对于股市与债市传递出的这种相反的信息,市场莫衷一是,无从给出完美解释,至今仍是争议焦点。

传统上,债市要比股市更有先见之明。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本轮金融危机爆发前,债市先于股市出现了严重抛售。根据彭博综合报价系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于2007年6月12日见顶至5.29%,而标普500指数于2007年10月9日才见顶至1565点,比债市整整晚了4个月。据说,这是因为美国债市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基石”,集聚了投资界最牛的人、最牛的机构,如果你看过美国投资界回忆录,就会发现历史上许多知名“牛人”都出身于债券交易部。

诚然,现在还难说当前的股市和债市释放的信号哪个更正确,但是至少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对投资者是个警示:“更聪明”的债券投资者对经济增长的预期有所保留,同时也认为通胀率的提振需要更长时间。

目前,对美国国债收益率的走向仍然充满争议。推动国债收益率走高的核心因素是通胀,PIMCO在5月中旬的报告中指出,不光是美国,许多国家的通胀水平可能都达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了。

在这份著名的提出“新中性”(new neutral)概念的报告中,PIMCO认为,未来3~5年,央行的政策利率都将处于“适中”水平,既不太紧,也不太刺激,与过去数十年2%~3%的平均利率水平相比,“新中性”的央行利率水平接近于0。再联想到61岁的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5月的一次私人晚宴上表示,在他有生之年,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将不会重新升至4%左右的长期均值,那么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美国国债收益率变动意味着什么?

历史数据表明,新兴市场表现向来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成反比。美国国债收益率今年的意外下行被认为是今年一些新兴市场股票表现相对较好的原因,但是考虑到A股的相对封闭性和独特性,其走势与美国国债很难说有相关性,而如果你投资外汇、黄金、美股等国际联动市场,那么读懂美国国债收益率或许就是你的必修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