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利福德:美国存在对华出口LNG的可能性

19
05月

专访渣打银行北美项目金融主管保罗・克利福德

随着页岩气和致密油在北美的快速发展,北美作为以往世界最大的化石燃料进口地区,开始转向出口化石燃料。在此背景下,《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了渣打银行北美项目金融主管保罗・克利福德。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能源市场有什么变化?

保罗・克利福德:在过去的3~5年中,美国在页岩气方面获得了重大发现,并迅速成为重要的潜在天然气出口国。美国还宣布将进行大量能源项目,有些仍在争取批准,有些已经开始进行。渣打银行参与了美国首个能源出口项目――向欧洲以及亚洲的韩国、印度供应能源。渣打银行是此项目融资的领头银行之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认识到美国作为一个新兴天然气出口国所具有的重要战略意义。

日报:美国是否可能向中国出口LNG?

保罗・克利福德:当前,美国向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国家出口LNG无需政府批准,而向非自由贸易区(non-FTA)出口LNG则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美国已经与19个国家建立了自由贸易区,其中最重要的LNG出口目的国是韩国、新加坡。如果看看美国已经宣布的能源项目数量,多达15~16个,代表着2亿吨LNG,这将为全球能源供应带来近100%的增长。

鉴于批准进程、融资和其他因素,一些项目会继续发展,但我认为如果将关注点稍微超出美国,中国的能源合作伙伴对出口LNG有着更为强烈的兴趣,也能提供出口。比如中石化和中海油等公司正在积极参与加拿大LNG出口项目。当然,美国存在向中国出口LNG的可能性,因为美国的石油产量和页岩油产量都有上升潜能,天然气也大有发展前景。

日报:美国是否还将出口石油?

保罗・克利福德:自从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美国的原油出口是有限制的,但精炼石油产品出口却没有限制。在美国,近年来在页岩油等方面取得的进展大大促进了美国的石油产量,6个页岩盆地贡献了90%的石油产量增长。

问题在于,近年来的轻质原油(页岩油、致密油等)产量和精炼油产品之间存在越来越大的不协调。几十年以前,美国炼油厂投资了几十亿美元升级其重质高硫原油的炼油工艺,而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的加工存在很大不同。所以大部分美国炼油厂并不具备轻质原油炼化的能力,这是美国面临的最大瓶颈。现在,很多人认识到,出口轻质原油以便美国继续加工重质原油是可行的,这也能提高全球能源供应。在这背后既有政治考量又有商业因素。我认为美国存在出口石油的可能性。

日报:北美天然气价格是否会因为出口而上涨?

保罗・克利福德:众所周知,这些项目按照亨利枢纽的价格指数定价,大约是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当前存在一种共识,即大约120亿立方英尺/天的天然气出口能够得到顺利协调,不会占美国天然气产量的很大份额,因此也不会对价格产生很大影响。这将由8~9个LNG出口项目组成。我认为,天然气出口对美国国内天然气价格的影响是可控的。

而鉴于页岩气储量以及产量,美国能源署发布了一项重要分析,将天然气出口对其国内天然气价格的影响建立模型,这是美国十分自信地批准额外天然气出口项目的基础。有7个LNG项目获得了FTA和non-FTA的批准。5月份,又一个项目得到了批准。

另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是这对亚洲LNG价格的影响。80%的亚洲LNG是基于基本石油指数定价的。这导致亚洲和美国的LNG价格有着巨大差别。亨利枢纽的价格是3~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算上运输费用将会是9~1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亚洲价格却高达15~1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因此美国的LNG将在亚洲十分具有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