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响声》北京上演 杨丽萍与外甥女共舞(图)

19
05月

  新浪娱乐讯 6月30日,大型衍生态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巡演第九站抵达北京。这是杨丽萍率领她的团队继《云南印象》、《藏迷》之后,第三次在京上演新作。观众们以全场最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予以肯定。演员们激动地在谢幕时再次大秀舞技。

   从“原生态”走向“衍生态”

  当晚,保利剧院大堂摆放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鼓,这是杨丽萍花费数月从中缅边境的部落收集而来。不少观众都围在鼓群前拍照留念。还有一位身上挂着几十件乐器的民间艺人在人群中穿梭并随机演奏。与原生态《云南印象》不同的是,《云南的响声》打出了“衍生态”这个概念。无论是表演还是服装、道具、舞美设计都在原生态的基础上有创新、写意化。例如舞台上的树枝都是人腿符号。在《茶马古道》篇章还采用了皮影戏元素。村民们祭拜的神像也颇具后现代风格。除了有精彩的舞蹈表演、器乐演奏,演员们还带来了原生态的民歌。《公老虎和母老虎》中“公的都归母的管,你说有多惨”的唱词和白族民歌《老鼠娶亲》把台下的观众逗得哈哈大笑。曾在央视青歌赛原生态组夺得金奖的李怀秀、李怀福姐弟也倾情助阵,演唱了他们拿手的《海菜腔》。

   “响声”千奇百怪聚舞台

  《云南的响声》中,各种物件都在台上发出声响,让观众大开眼界。开场时,两三米高需要站在高梯上演奏的巨鼓阵,令人震撼。晒谷场上,男人女人们用竹簸箕甩出谷粒,胜过最专业的打击乐器。两位演员一起吹响三米多长长满绿叶的竹子;百来个葫芦在演员身上撞击奏响乐曲;古老的烟盒舞在放牛娃虾嘎这里也变幻出更多的节奏,伴随九曲十八弯的肢体表演;两个硕大的牛铃铛在杨丽萍手中也变成了舞者身上最清脆有力的乐器。此外还有水缸、燧石、竹沙漏、独弦拨琴、水烟筒、石磨、水车、铃铛树、吹花手、酒杯、舂堆、锄头、�树等都奏响了自然界、生活中最纯粹的乐章。

   刘岩赞杨丽萍是神话舞者

  舞蹈家刘岩也特地赶来为杨丽萍捧场,此前她们曾在春晚的舞台上一起合作过《岁寒三友》。刘岩说:“杨丽萍是神话舞者,她的舞蹈已经超出肢体舞蹈,更多的是精神表达、诠释云南少数民族的文化,很令人感动。她的舞蹈很自我,完全跳出了晚会式表演的框架。这么多年一路走下来,中国很少有人敢呈现这样一台演出,表达的概念不错。所以我一定要来捧场,虽然腿不舒服,但还是坚持看完近3个小时的演出。”在众多的舞蹈章节中,刘岩最喜欢表达劳动人民筛谷子的那段《太阳雨》:“最早的舞蹈本来就是来自劳动,把艺术做到游戏化,就带出了舞蹈精髓。”令她印象很深刻的还有虾嘎跳的《烟盒舞》,刘岩说:“我从这个男演员的表演中看到了杨丽萍的影子,她一定对这段舞花费很多心思。”

   杨丽萍10岁外甥女展舞蹈天赋

  演出结束后,杨丽萍带着主要演员与媒体见面,主演虾嘎还把年迈的父母接到北京看演出。杨丽萍表示,这是团队第三次带新演出来北京,演员们刚刚在台上也是很兴奋,谢幕时60多个演员都想秀一段,导致正常演出被拉长了不少。她本人对于全国巡演第九站也是很尽兴:“尽情地跳,在台上与父老乡亲一起舞蹈。最重要的是这台节目充满了奇思妙想、创造力。《云南的响声》每个声音都与生命有关。”杨丽萍10岁的外甥女小彩旗已经跟随这个团队6年。谈到6年前,第一次把4岁的外甥女送上舞台,杨丽萍表示当时仅仅是想在舞台上营造老老少少在村里狂欢的场面,有个孩子在舞台上也是寓意传承。而在《云南的响声》中,小彩旗的旋转技巧也显示出她超出同龄人的舞蹈天赋。

   杨丽萍《响声》之后打造 《孔雀》

  据悉,这台演出将一直持续到明年年底,近期有不少国外演出商前来观摩,走出国门也在计划之内。杨丽萍透露,在不久的将来,她将与音乐人三宝合作,推出一部关于孔雀的舞剧。她说:“这将是一部与以往不同的舞剧,绝不会要芭蕾。会将‘孔雀’更艺术化地表达。”崔一佳/文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ent.sina.com.cn/j/2009-07-01/0206259028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