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中国城镇化要解决六大问题

19
05月

  中新社北京8月31日电 (记者 丁栋)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31日在北京表示,中国的城镇化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既有世界共同的规律,也有很多中国的特色,要解决落户、布局、土地、事权、城市病和城市治理六大问题。

  当天在中国社科院举行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暨“人的城镇化”大会上,杨伟民在致辞中表示,中国的城镇化仍然有很多问题,很多认识还没有统一。城镇化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

  他认为,中国城镇化第一要解决落户问题,过去农民工想落户但政策不让,现在户口制度准备改了,希望农民工落户了,而据调查,农民工不太愿意落户,原因是配套的体制机制改革,不可能通过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就能统统解决。

  二是布局问题。杨伟民说,“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解决1亿人口的落户问题,希望更多的人落户到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但规划的愿望和实际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原因是经济发展程度高就业吸纳能力强,公共服务好的往往是特大城市,而不是小城镇。这样经济发展布局和人口分布的要求不完全一样。

  三是土地问题,杨伟民认为,宏观来看,中国目前的建设用地足够实现城镇化,加上各地规划的新城新区,“足够装下所有人”,但是“人到哪儿去”是由市场决定的,这就带来了城镇化过程两方面的失衡,总量上的失衡和空间结构上的失衡,“现在房地产积累了一些问题,不能不说和人地失衡有关。”

  四是事权问题。杨伟民提出,城镇化很复杂,所以中央和地方要有分工,很多事情涉及到法律,比如教育、医疗、公共租房、社保、城市规划、新城、新区的批准,到底是中央事权还是地方事权。如果财力划分不清,城镇化的资金来源就难以持续保障,出现地方政府债的风险问题。

  五是城市病问题,杨伟民表示,这也是中国的一个特殊情况,在城镇化刚刚进入50%左右的中级阶段,就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城市病。中央提出京津冀协调发展,一个出发点就是要解决北京的城市病问题。如何破解中国的城市病,到底是从控制人入手还是控制功能入手,还有很多问题。

  六是治理问题,杨伟民指出,按照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需要深入研究城市治理结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了关于城市治理的命题,不能再靠行政命令搞城镇化率,如何建立科学有效的城市治理结构,还是一篇大文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