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亚信峰会构建亚洲“新安全共识”

19
05月

  随着中、俄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深度参与,亚信会议将成为更具号召力的安全对话平台,可在国际反恐协同、危机管控、国际搜救合作、核不扩散协同等领域突破。

  5月20日至21日,第四届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峰会(亚信峰会)在上海举行。作为主办方,中国迎来了“主场外交”拓展边界的时机;作为运行了22年的多边安全论坛,亚信会议也从发芽期迎来了全面发展的时机。对于中国和区域内所有成员来说,这都是不容错过的机会。

  亚信会议有其独特价值: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亚信会议的成员国和观察员国,几乎覆盖了所有热点地区。在亚信会议的版图内,有机制化的经济一体化平台,有快速发展的自由贸易区,但一直缺乏一个高水平的安全对话机制。最多元的地缘政治诉求和最复杂的安全博弈,在双边安保机制等碎片化安全机制的分割下,变得更加不可协调。这已然成为亚信会议版图内最大的风险因素之一。

  这同样也是中国面临的风险因素。现在,中国的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传统的、非传统的安全挑战,在内外两个层面都对中国保持和平发展的环境构成了一定级别的风险。从保持和平发展环境的角度讲,中国需要有效应对这些挑战;从履行国际义务的角度讲,中国有权利也有义务参与国际新安全价值观的建设,丰富安全价值观的内涵,为国际安全秩序注入“中国基因”。

  亚信会议本身就是优化当下区域内零碎的安全机制,构建基本的安全互信,尽可能避免高烈度对抗的现实平台,关键是如何利用好这一平台,使其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这既是所有成员的课题,也是中国作为现任主席国的课题。

  目前看,让亚信会议发挥更大作用的条件正在成熟。一方面,随着中、俄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深度参与,亚信会议将告别过去“小马拉大车”的阶段,成为更具号召力的安全对话平台;另一方面,亚信会议更加“实心化”的路径也正趋清晰。

  在安全利益不可能完全协调的情况下,亚信会议可以在容易取得共识的领域率先突破。一是加强国际反恐协同。反恐双重标准的存在,极大地损害了国际社会的安全互信水平。建立清晰统一的反恐标准,有利于提升亚信会议成员之间的安全互信。二是加强危机管控。亚信会议成员之间的安全问题,既包括一些国家间的领土纠纷,也包括如何平衡大国关系问题。危机管控机制是否有效,其实涉及建立解决领土纷争的适当程序和建设新型大国关系两大层面,因此尤为重要。三是强化国际搜救合作。马航MH370事件,已经显示出这一问题的紧迫性。四是加强核不扩散协同。

  安全互信,就是先易后难,积少信为多信的过程。如果上述容易取得共识的领域取得了进展,则亚洲“新安全共识”就有了可依托的底线。扩大中国的国际安全空间,也将有更广阔的场地。